高三。随缘更新。

【德扎/主教扎】(NC-17)以坦诚作证据。

#一辆黑车(真的
#OOC到让人亮出红牌警告(注意
#目测很多学识错误
————
没有力气检查错字,发现请自动跳过,感谢tut。
定语状语极多,从不好好开车,到半路总喜欢分享人生哲理。
逻辑不通,语言垃圾,所以除了开头就没什么对话了,有些超现实主义,动作戏(字面意思)。
————
挂在墙上的钟在走,齿轮转动的声音过于刺耳。莫扎特甚至能听见自己眼珠转动的声音。
他闭着眼,坐在钢琴面前,眼珠转动着。他正经历煎熬般的等待。哪怕他不情不愿。但为了自己的父亲,他还是得待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坐在一架精美绝伦的钢琴前,等待科洛雷多主教的前来。这是他应当面对的事,沼泽在平平无奇的草地之下等候着无戒心的迷失者。
已是深夜了,莫扎特觉得科洛雷多主教早已睡下,召见也不过是为了戏弄他一番,叫他空等一宿。
“莫扎特。”
科洛雷多主教的声音在莫扎特听来还是那么令人生厌。腔调之中充斥着傲慢,每一个词间都灌满高人一等的意味。
“晚上好,主教。”莫扎特睁开眼站起身来,右手扶着钢琴。他只是稍微侧了侧身并没有完全正对科洛雷多,稍稍弯下腰鞠了躬。
“今晚我们不聊乐谱。”科洛雷多笑了笑,他走到钢琴的另一侧,伸出手抚摸着被仆人擦得洁净光亮的钢琴。
莫扎特不知道自己除却乐谱还能再与科洛雷多主教聊什么,哪怕谈论乐谱,最后都是以争吵为句号。
更不要说聊些其他的了,只要稍有不顺从对方的想法,二人之间就会拉扯开一场不欢而散的争论。
“向我介绍一下你自己吧,莫扎特。”科洛雷多往壁画前的沙发走去,沙发旁的桌上摆放着颜色鲜艳的樱桃。
“我生于萨尔兹堡,是一位作曲家。”
“这些大家都知道。”主教把手搭在了扶手上,调整坐姿放松着自己的身体。
“我的任何事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莫扎特心烦意乱,他绕开钢琴椅,看着科洛雷多主教。
“你可以说一下康斯坦泽·韦伯。”主教为他找了个话题。
“…我爱她!”莫扎特欲言又止,他感到心烦意乱,在琴旁踱步,“主教大人,如果您愿意,我希望您允许我不礼貌的辞别,我觉得困了,次日我还有一场演出……”
“那可以取消。”
“不!我必须去指挥演奏,我要证明我自己。”
科洛雷多听着莫扎特语序混乱的话,内心不由得升起一阵烦躁:“够了!”
“你得取消明天的场次,不管用什么理由。”
“这是不正确的!”
“我即真理。”
“您凭什么置喙我的选择!”
科洛雷多一步步往莫扎特走去,莫扎特挪不开步子又无路可逃,眼睁睁地看着科洛雷多逼近他。
“沃尔夫冈。”科洛雷多的声音突然放轻,“我向你抛下多根橄榄枝,你得把握机会而不是将其摧毁。”
“我并不需要。您让我好好留在维也纳进行表演便是对我最大的馈赠了。”莫扎特深吸一口气,对方炽热的气息便像洪水猛兽一般向他扑去,他扭过头,闭起眼睛。
“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科洛雷多平日穿着的繁杂服饰都脱下,仅留睡袍与一件大衣。
他才开始仔细地打量着莫扎特,看他有些凌乱的发,因为激动而无法平复心情却又尽力抑制呼吸的模样。莫扎特固执,甚至无知。他一意孤行,只顾踏着脚下的音乐之路,全然不顾生活的阻碍与各种“逼不得已”,他要踹开所有的阻碍,把困难简单化。他奋力地挣扎往前,像一只鸟,鸟类的灵魂永远铭刻上了自由的印记。
他们注视着彼此,平静地呼吸着,相距得很近。莫扎特只要放轻放长呼吸,他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牵扯着肌肉。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中,借此他才能感受自己真正地活着,即便与俗世格格不入。
夜晚的寂静,微凉的空气因为二人的呼吸而变得温热起来,萦绕两人的周围。
“谈什么?”
“你可以说任何事。”
莫扎特看着天花板上巴洛克风格的壁画,云层叠嶂,细腻的笔触勾勒着众神向往着被簇拥的基督。
“我要回去休息了。”莫扎特低下头侧身准备离开,他的思维被一层迷雾蒙住,无法思考。
在他们针锋相对的交谈中,最本质处蕴含着最隐晦扭曲的情爱。
科洛雷多看着略显慌张的莫扎特,神色平静,让人一时难以捉摸。
他极为强硬地抓住了莫扎特,莫扎特踉跄了一下,便被人抵在钢琴上,慌乱之中他寻找着可支撑自己身体的物品。手掌压在琴键上,嘈杂又刺耳的音符生冷地蹦出。
一切都乱了套。
莫扎特想质问对方,不料科洛雷多吻上他。又用手掐住他的肩,叫他无法动弹。
这是单方面的索求,科洛雷多吮吸着莫扎特的嘴唇,带着强硬、不可抗拒的态度。莫扎特尽力去挣扎,但越挣扎,科洛雷多便越用力地摁住他。
科洛雷多伸出手扶了一下他的下颚,让他抬起头更好地去迎合。
莫扎特多少也有些迷情意乱,他偶尔会伸出舌头回应科洛雷多的动作,但在那一瞬后又开始他的抵抗。他在沦陷与逃离的两边徘徊不定,体内似乎多了一个灵魂,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甜腻的呼吸是让人丢盔弃甲的导索,那么真正让人屈服的是科洛雷多。他亲吻莫扎特,两人胸膛对着胸膛,思维接触思维。他们个体的距离是如此接近。
科洛雷多用右手捧住莫扎特的后脑勺,手指插进了对方柔软的发中。他们唇齿相依,科洛雷多的舌尖舔过对方的牙,很轻,往莫扎特的牙龈注入酥软,这感觉令他的身体不自主地颤抖,肌肉开始痉挛,却无痛。
证据

评论(7)
热度(67)
© 观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