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随缘更新。

【White Collar-PN】(NC-17)Lock Me Up.

#ooc严重【亮】
#可能有错字bug
#一辆黑车

“想喝一杯吗?”卡夫瑞从柜中取出一支波本威士忌,“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博尔克从成堆的卷宗抽出身,抬起头正好看见拿着酒和杯子向他走过来的卡夫瑞,“我很少见你喝威士忌。”他放下手中的铅笔。
“威士忌容易让人头脑迟钝。”卡夫瑞腾开一小片地方,把酒杯轻放在桌面。他拧开瓶盖,习惯性嗅酒的香气,蒸馏酒的气味鲁莽地冲入鼻腔。卡夫瑞眯起眼,轻哼一声。轻微的头晕目眩并不碍事,他还能保持清醒。
早些时候威士忌喝了不少,卡夫瑞决定今天就把剩下的三分之一解决。
“是,是这样。所以我爱喝啤酒多于烈酒。”博尔克抿嘴笑起来,左手叉腰,右手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小酌起来。
卡夫瑞拿着酒瓶,迟迟没有拧上盖子。他盯着正喝酒的博尔克,对方在慢饮几口威士忌后,仰头吞下了剩余的酒液。
卡夫瑞立马给对方续上。
“说吧,有什么事?”博尔克并不着急饮下一杯,他的脸有些涨红,不知道是因为酒精已经开始发作还是因为他仰头喝酒的缘故。
“没什么…没什么大事。”卡夫瑞回过神,说出的话欲盖弥彰。
博尔克并不拆穿他,他对卡夫瑞了如指掌,对方想做什么坏事他都能及时制止。
博尔克看了眼被摊开的案件,刚才的一杯酒已经打乱了他的思绪,现在也没办法在沉静下来仔细思考了。于是他决定把文件收拾好装进箱子里第二天在看,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桌子被收拾干净让卡夫瑞感到身心愉悦,他把酒瓶放在一边,拉开椅子坐下顺便松开了领带和解下第一颗纽扣。
卡夫瑞的位置刚好对着落地窗,天空的暗蓝对应西边落日散下的金灿色余晖,穹顶铺满了鱼鳞云,明天肯定是好天气。很漂亮,天空割裂成两部分,两边互不相让。
但他无心观赏,他一直用眼角瞥着博尔克的行动,他端着酒杯一点一点抿着,没有放冰的威士忌并不刺激口腔,喝到胃里和胃酸混合才感觉有一股热流刺激着胃囊。
卡夫瑞蓝色带灰的眼珠真的很漂亮,况且灵动。当卡夫瑞用他这双眼和别人对视时,他轻而易举就能让对方弃甲投戈。
不知不觉间,卡夫瑞酒杯里的金黄酒液见了底,他口腔充斥着强烈的麦香,舌头有些发麻,但不至于让他口齿不清狼狈不堪。
“我去拿些冰块,你要吗?”卡夫瑞把站起身用手撑着椅背。
博尔克抬起头和卡夫瑞视线交汇,“麻烦了。”他拿起杯子放在卡夫瑞面前。
“捎带手的事。”卡夫瑞扬眉。
博尔克也没闲着,他站起身环视卡夫瑞的房间。每一次看他都忍不住咂舌,他的确羡慕卡夫瑞能住这么漂亮的房间。
碰巧他看见了画架上的画,只是一个雏形,但博尔克能看出卡夫瑞要画的是个人,只是性别还不大能确定。卡夫瑞画了人的头和肩膀就没有下文了。尽管博尔克很好奇,但他还是选择将自己的心思收敛起来。
卡夫瑞把已经斟好威士忌的酒杯放在桌面,响声吸引了博尔克。
方形冰块在酒杯里打转。
博尔克并不着急品尝,明天是周六,他大可宿醉一宿等到中午再起床。
卡夫瑞半坐半立,以桌子为支撑点。
他低垂着自己的眼皮,遮掩自己眼内的思绪。
尼尔·卡夫瑞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酒精蕴含在奔腾的血液中,流向四肢。饮酒使行动迟缓,卡夫瑞没办法改变事实,所以他需要让一些能强烈吸引对方注意的事情发生。


"Lock me up with joy and kisses"

评论(5)
热度(53)
© 观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