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随缘更新。

【Phinesa/Phillip】跌入

#ooc严重
#冒死拉cp
#可能有错字bug

海浪冲击礁石群和沙滩,在沙滩上小憩的海鸥四散逃离,鸟叫声盘旋在天空久久不息。
菲利普坐在岸边,太阳就快落下了,沿着海平线一点点被吞噬,海被染成灿红色。
心跳声逐渐代替嘈杂声,菲利普呼吸着,迎面扑来的海风带有独特的咸湿气息,菲利普感受着他平稳的心率。
巴纳姆踩着碎石块走近,菲利普闻声扭头看去。
他站定在菲利普旁。
“马戏团最近怎么样?闹事的人还有再来吗?”巴纳姆率先开口打破了缄默。
菲利普呼出一口气:“老样子。日子还是那样,人们过来看表演,他们笑他们鼓掌。闹事的人最近消停了许多,快到感恩日了。不好不差。倒是你,现在当了甩手掌柜,生活自在潇洒。”他不满地哼哼了两声。
巴纳姆不可置否。
海水冲刷的声音被时间带走,一切趋于平静。
海风依旧在吹,风势越来越大,吹得巴纳姆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
“见鬼…”菲利普皱眉,风带着细沙向他冲撞来,巧合般,细沙就这样跌进他的眼内。
“你还好吗?”巴纳姆坐下来凑近菲利普。
恰巧菲利普抬起头,两人近距离对视着。眼里有异物的感觉令他难受,眼泪不自觉分泌,使他的左眼变得湿漉漉。
巴纳姆伸出手去轻轻扒开他的眼皮,在菲利普的眼白上发现了那颗调皮的细沙。他轻轻吹气,菲利普本能地眯眼。
十一月份,天气寒冷。
两个人炽热的鼻息交换,冷暖之间,菲利普觉得自己精神恍惚。
心有灵犀,他们更凑近彼此,心脏在胸膛皮肉之下,肋骨环绕间砰砰直跳。
巴纳姆近距离观察他的好搭档,的蓝眼睛。
那双眼就直直地盯着他,和巴纳姆做着眼神交流。对方眼睫很长,在眨眼的时候让巴纳姆感觉眼皮瘙痒。
巴纳姆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更靠近,直到他们双唇紧贴,毫无间隙。
菲利普想躲避,巴纳姆从他瞪大的眼睛中察觉出紧张的情绪。他粗糙的手搭放在对方撑在地上的手上,紧紧攥着。
指尖出也能感受蓬勃流动的血液,巴纳姆急促呼吸着。
亲吻像甜蜜的糖浆,浸泡着菲利普提起的心,他思维发散,灵魂丢下了躯体落荒而逃。
他们就着海鸥的鸣叫拥吻,所有话语消失在他们的唇齿间,压抑在喉咙的躁动,他们尽情地吸吮对方的唇肉,自然地交换唾液。
我到底在做什么?菲利普脑子炸成一片浆糊,他就是没法逃离,他只能下跌,不断下跌,跌入深渊里。
显然巴纳姆并不满足于表面的接触,他试探着用舌头探入菲利普的柔软无害的口腔。
菲利普一直在躲避,他徘徊在缺氧和呼吸通畅二者之间,他感觉脑子像是被人摇晃过。
菲利普腹诽:接吻不像书中说的那么美好。
他还是得继续陷下去,呼吸越来越急促,当巴纳姆粗糙的舌苔用力擦过他的上颚细微的爆裂声在口腔跌跌撞撞,传到神经中枢。那感觉就像触电,他不自觉颤抖,肌肉在痉挛。
对方不知何时搭在他腰间的手臂也搂得越来越紧,所剩无几的氧气也被要被榨取。
巴纳姆是经商的好手——他变得狡猾,在这方面是如此,逼迫得菲利普要去争夺氧气,就显得菲利普心甘情愿地与他“共舞”。
一吻终了,两人松开彼此,至少在精神上他们狠狠打了一仗。
巴纳姆看着菲利普的狼狈样,哈哈笑出声,“不差吧。”他喘着粗气道。
“不是很好。”菲利普在短暂的思索中决定先不要站起来离开,免得他踉踉跄跄闹出笑话。
“我觉得不错。”巴纳姆呢喃,他正回脑袋,看着潮起潮落的海洋。
“Run with me?”巴纳姆又侧过头看向菲利普,眼神坚定。
“Damn…”
真是见鬼。

—End.


————
我英文不是很好(幼儿园水平)…run with me也不知道用的对不对_(:з」
溜走。

评论(20)
热度(67)
© 观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