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随缘更新。

熵增。

海在沙子构成的呕吐袋里嘟囔着吐下白沫,世界絮絮叨叨。
因你情绪的熵增,因在这蓝色星球上隐匿在阴暗的和你工作同样事情的人情绪也在熵增,必然有相对的过程在迦勒底深处进行。
别做诗人,做信徒。
哪怕他们反对你衣领上的白色粉末。
用酒精和百服宁浇灌你生命中的荆棘,用玻璃和藏红花堆砌一个新的世纪。

多巴胺。

我深知得像计算定积分那样剖析自我情感。白兰地和百服宁一再成为让人嫌恶的溶剂,不分类型的捡拾我所有的情绪,导致溶剂在其中有着极为荒唐的溶解度。
现在我从大西洋彼岸看向她所在的地方,墨蓝的天在边际被拥有撒哈拉黄的云幕吞噬,躁动不安的海水撞击黑礁石,它嘟哝着吐出一口口白沫。海岸线与公路一并弯曲向前,在一个突兀的拐弯处被世界送葬。
在远离海潮的地方,思维被地西泮片拉扯,沙砾沾染夜色最后的孤独,我驾驶着汽车碾过喋喋不休的它们。
她靠在我怀里看着墙上投影出来的《发条橙》,当台词导入我耳内时已变得模糊不清。我正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她温柔得像海,而我在追逐波塞冬的缰绳。从她身上传递的温暖让我感受到真实。感情有半衰期...

【德扎/主教扎】(NC-17)以坦诚作证据。

#一辆黑车(真的
#OOC到让人亮出红牌警告(注意
#目测很多学识错误
————
没有力气检查错字,发现请自动跳过,感谢tut。
定语状语极多,从不好好开车,到半路总喜欢分享人生哲理。
逻辑不通,语言垃圾,所以除了开头就没什么对话了,有些超现实主义,动作戏(字面意思)。
————
挂在墙上的钟在走,齿轮转动的声音过于刺耳。莫扎特甚至能听见自己眼珠转动的声音。
他闭着眼,坐在钢琴面前,眼珠转动着。他正经历煎熬般的等待。哪怕他不情不愿。但为了自己的父亲,他还是得待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坐在一架精美绝伦的钢琴前,等待科洛雷多主教的前来。这是他应当面对的事,沼泽在平平无奇的草地之下等候着无戒心的迷失者。
已是深夜了,莫扎...

【White Collar-PN】(NC-17)Lock Me Up.

#ooc严重【亮】
#可能有错字bug
#一辆黑车

“想喝一杯吗?”卡夫瑞从柜中取出一支波本威士忌,“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博尔克从成堆的卷宗抽出身,抬起头正好看见拿着酒和杯子向他走过来的卡夫瑞,“我很少见你喝威士忌。”他放下手中的铅笔。
“威士忌容易让人头脑迟钝。”卡夫瑞腾开一小片地方,把酒杯轻放在桌面。他拧开瓶盖,习惯性嗅酒的香气,蒸馏酒的气味鲁莽地冲入鼻腔。卡夫瑞眯起眼,轻哼一声。轻微的头晕目眩并不碍事,他还能保持清醒。
早些时候威士忌喝了不少,卡夫瑞决定今天就把剩下的三分之一解决。
“是,是这样。所以我爱喝啤酒多于烈酒。”博尔克抿嘴笑起来,左手叉腰,右手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小酌起来。
卡夫瑞拿着酒瓶,...

【Barlyle】-Tango.Loca.

#ooc慎
#可能有错字bug

菲利普刚搀扶着醉醺醺的巴纳姆从温暖的酒馆里出来,寒风就迎面向他们撞来,两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巴纳姆摇摇自己沉甸甸的脑袋,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
细雪突然纷纷攘攘地下落,落在两人的身上。菲利普仰起头吐出一口暖气,看它们在接触空气的刹那变成水蒸气,紧接着白茫茫的一片水雾又猝不及防地消失。
“你真幼稚。”巴纳姆有些艰难地撑开眼皮,看到这一幅场景不禁出声戏谑菲利普。
菲利普侧过头看了对方一眼,挑挑眉没说什么。
“去雕塑边坐一下吧,还有几分钟,新年钟声就要敲响了。”巴纳姆提议道。
“也行。”菲利普跺跺有些冷得发麻的脚,扶着踉踉跄跄的巴纳姆往不远处的雕塑走去。
巴纳姆和菲利普并排坐着,两个...

【Phinesa/Phillip】跌入

#ooc严重
#冒死拉cp
#可能有错字bug

海浪冲击礁石群和沙滩,在沙滩上小憩的海鸥四散逃离,鸟叫声盘旋在天空久久不息。
菲利普坐在岸边,太阳就快落下了,沿着海平线一点点被吞噬,海被染成灿红色。
心跳声逐渐代替嘈杂声,菲利普呼吸着,迎面扑来的海风带有独特的咸湿气息,菲利普感受着他平稳的心率。
巴纳姆踩着碎石块走近,菲利普闻声扭头看去。
他站定在菲利普旁。
“马戏团最近怎么样?闹事的人还有再来吗?”巴纳姆率先开口打破了缄默。
菲利普呼出一口气:“老样子。日子还是那样,人们过来看表演,他们笑他们鼓掌。闹事的人最近消停了许多,快到感恩日了。不好不差。倒是你,现在当了甩手掌柜,生活自在潇洒。”他不满地哼哼了两声。
巴...

【海锤】(R18)Eat Your Alive

*ooc

*乱撞乱开的车

*ABO世界,女A男O

*有错字bug

(之前那篇被老福特屏蔽了…)


索尔正被人掐着后颈摁在水里,他拼命地挣扎,却不能撼动身后的人。

在他即将窒息的那一瞬间,他被人猛地提起,翻了个身。

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而海拉正用着她的手指按摩他颈后的腺体,以此来安慰他。

“你真不该一次又一次忤逆我,我亲爱的弟弟。”

海拉并没有戴上她的头盔,她俯下身靠近浑身脱力的索尔,黑发被他脸上的水珠沾湿了发尾。

“父亲从来都不承认你!”索尔冲她大吼,哪怕会海拉为此不满。

海拉并没有生气,她的语气相当柔和,在索尔的意料之外。

“王座本应是我的。奥丁他害怕我的力量畏惧我...

[法鲨水仙] Flaw. (一发完)

电影《Shame》衍生同人

NC-17

ooc预警*

水仙注意*

总字数1w左右

有一辆小车在里头(只打一炮)

主要是自己写得开心别的就不怎么在意了。


“一种我不能道出名字的爱。”

CassiopeiaXTalon(原世界观)-Gasoline.

NC-17 女A男O注意避雷。

————————————————

满天都是呼啸而上的沙尘。Talon踏在滚烫的黄沙上,风将沙子卷成龙卷风的形状又在一瞬间打消散。这种天气可真不好受,他呵出了一口热气,但相比于沙漠炎热得仿佛要吞噬人神智的环境,这点热度算不了什么。他伸出手将兜帽和围巾上的沙子拍下,但凹陷的褶子却在一瞬间又被填充满。连一瞬间接触了毒辣太阳的皮肤也好像开始了发烫,他大汗淋漓,本应该隐藏在暗处或者说得难听些:躲在下水道里的他,对这种炎热的环境真是无可奈何,他突然觉得待在下水道比在这里好多了,至少说得上阴凉即便是那气味叫人不好受。


一辆黑车

© 观策 | Powered by LOFTER